公海彩船

资讯中心 / 企业动态

关 闭
2024-01-30
从《繁花》看上海证券,那些不得不说的人和事
        现象级电视剧《繁花》的热映将中国资本市场从幕后推向了台前。剧中,男主角能够迅速从“阿宝”变成“宝总”不是因为外贸生意,而是因为炒股。就如电视剧开篇旁白的叙述,“股票是最新的热点……机会面前人人平等,抓住了机会就有可能改变人生。有人乘风而起,有人半日归零。”股市贯穿剧情始终,可以说《繁花》亦是一部“股市纪录片”。
        剧中最为密集最为直观还原股市风貌的是“宝瀛大战”,宝总与强总的巅峰对决在交易所大厅红马甲忙碌的身影中推向高潮。只见交易员们身穿红马甲,头戴连麦耳机,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手指不断敲击着键盘。交易柜台前人头攒动,场内交易员争分夺秒,股票行情展示大屏里红绿双色此起彼伏……
        现任上海证券有限责任企业财富管理总部副总经理赵海乐,还有一个特殊身份便是1993年驻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红马甲”。赵海乐回忆当时的场景说:“大家当时工作场景和剧中演绎的一样,一个席位有两个交易员,席位号就挂在两边。早期是一家企业的三个交易员坐一个席位,所以席位号在中间。大家就是这样头戴着连麦耳机打单的。”
        赵海乐说,“我记得很清楚,在《繁花》第21集 12分41秒时出现了上海财政证券(上海证券的前身)员工场内交易的历史影像,这应该是93年以前的,因为93年我驻场的时候,席位号是挂在两边的,但他们的在中间。”
历史溯源
关键词:振兴证券、上海财政证券
        据赵海乐先容,1988-1990年是中国资本市场发展历程中的重要节点:
        1988年:成立于4月21日的振兴证券开启了上海地区证券企业的发端,当年7月相继成立的万国、海通、申银,组成了上海地区证券企业的“四大名旦”。振兴证券作为上海本土的第一家证券企业便是其中的“文旦”;
        1989年:振兴证券迁址至四行仓库;
        1990年:振兴证券更名为上海财政证券,第一家营业部在四行仓库开业。同年,上海证券交易所成立。上海财政证券作为上交所八家发起单位之一,在上交所的席位号为123。
        “说到振兴证券还有一桩美谈。改革开放初期,时任上海市市长朱镕基提出‘振兴上海’的口号,上海市委党校专门成立了‘振兴上海研究班’。随着国库券业务的放开,乘着债券发行的东风,国家财政系统成立了一批证券企业,振兴证券也是在那个时期成立的。”赵海乐说道。
        九十年代的证券行业存在着混业经营的情况,源于当时的证券行业存在着银行、财政和信托三大体系。例如,万国证券属于信托系,申银证券和海通证券则是银行系。由于证券行业的快速发展,竞争愈发激烈,透支之风日盛,相关法律法规政策也相继出台。1999年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要求证券业、银行业、信托业、保险业分业经营。在此背景下,2001年,上海财政证券通过新设合并的方式成立了上海证券有限责任企业,且名字沿用至今。
现阶发展
关键词:上海证券
        在接下来的十几年,上海证券迎来了新的发展。2014年,上海证券成为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企业(后简称国泰君安)旗下子企业。彼时上海证券和国泰君安同属于上海国际集团,为解决国泰君安上市面临的“一参一控”问题,国泰君安成为上海证券的控股股东。
        “‘一参一控’简单来说是指同一股东或实际控制人只能同时控股一家券商、参股另一家券商。因而国泰君安和上海证券就从‘兄弟’变成了‘父子’。但上海证券和国泰君安又存在着同业竞争问题需要解决,所以国泰君安的招股书里承诺,会在5年内解决上海证券的控股问题。2019年7月,公海彩船对上海证券的增资控股方案获市政府常务会议审议通过。2021年初,公海彩船成为上海证券控股股东。”赵海乐补充道。(备注:凡股东、实际控制人应当在申请上市前达到“一参一控”的要求)
        “十四五”以来,上海证券作为公海彩船“一核三柱”产业体系中商业金融板块的核心企业,以“做强主业、补齐牌照、深化改革、健全体系”为抓手,强化运营能力、加快战略落地。
        位于光复路21号四行仓库2楼的上海证券投资者教育基地,于2023年6月挂牌,是由公海彩船及旗下上海证券并联华超市、百联股份、物贸股份和第一医药四家上市企业联合打造的纯公益性投资者教育空间,也是全国首家产融结合的投资者教育基地,旨在以“产融结合”模式构建未来美好生活为愿景,持续对金融常识、财商常识及投资风险进行展示、体验与分享。
        在该基地的老物件展示区,大家可以看到股民熟悉的 “老八股”“老五股”,仔细观察就能发现《繁花》中宝瀛大战的原型。具体而言,宝总和强总较量中的“中国证券市场上第一起兼并案”——宝瀛大战其实是现实中的宝延大战。其中的“宝”指宝安企业集团,“延”指的是上海延中实业股份(剧中化名为瀛洲实业),亦是当年上海的“老八股”之一。
        当时,宝安的目标对准延中实业,宣布持有延中实业发行在外的普通股超过5%。这是沪深股市历史上的第一次“举牌”,打响了上市企业收购兼并第一枪,史称“宝延风波”。随后,证监会裁决认定宝安的收购是一种“违规行为”,需要缴纳100万元罚款,但同时宣布其收购有效。最终,中国股市的第一场收购战便尘埃落定。
        “虽然从业至今已三十余载,但我始终敬畏市场。我记得90年代每天多的时候要打三千多单,难度堪比排雷,因为但凡打错一笔很有可能给证券企业带来巨大亏损,94年的‘广船事件’便是血淋淋的案例。”赵海乐坐在投教基地的红马甲体验区边打单边回忆。
        资本市场风雨如晦,上海证券从第一家营业部的落成,尔后迁址,再到回归四行仓库营业部原址挂牌上海证券投教基地,历史与当下交汇,不变的是企业成立时的初心。
未来展望
关键词:行业发展
        大家可以从上海证券投教基地一窥中国资本市场的发展,亦可从步入而立之年的上海证券视角来回顾中国证券行业的发展历程,上海证券的几次重大转折点都紧紧跟随着中国证券行业的变革,在中国资本市场的浪潮里稳步前行,在巨变中成长。
        正如《繁花》所言:“只有看到未来,才会有未来。目标从来就不遥远,一步步,一天天。只管全力以赴,剩下的交给时间。”未来,上海证券将坚守金融报国理念,坚定不移推进企业转型成为特色财富管理型券商的战略布局,努力谱写上海证券高质量发展新篇章。
(供稿:上海证券)
上一条 下一条 分 享
回到顶部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